羽语棉柔卫生巾
About Us

关于羽语

四年的运营商生涯,我终究选择了选择离开

羽语姿态 2017.09.08

今天是离开某国企运营商的第47天,终于有时间,坐下来,静下心,捋捋思绪,好好聊。

4年前,刚毕业的我和其他大学生一样,选择留在广深求职,至今我也忘不了那时求职的场景,穿梭于各大招聘会、注册各种求职网址的苦逼样,然后就是一次次的等待,一次次的落寞沮丧。

2013年4月25日,还记得那一天和当时的男朋友(现在的老公)搭上回广州的地铁,突然电话响起“您好,恭喜您通过面试!”“啊,谢谢啊……请问您是?”我懵了,天知道我到底投出了多少份简历,经历了多少场笔试面试,甚至走烂了多少双高跟鞋!“我是XXX的人力资源部的同事”......

就这样,开启了我的职业生涯,而这一干便是四年青春。

 

大国企小员工,你永远都是一颗螺丝钉

进入国企的我,很快就从兴奋掉到谷底。由于国企属性使然,每一个工种都划分得很细,以至于每个岗位只负责业务中的其中一环。刚入职我被分配到一线部分,刚从象牙塔走出来的我,根本无法适应那种“业绩为上”的氛围,便萌生了换岗的想法,每一次的换岗,并不是想工作更舒适,而是更合适。而这四年里,我呆过5个部门,任职过4个岗位。可我却猛然发现,大国企的小员工,你永远都是一颗螺丝钉。问题不在于岗位,而在于体制。 

 

日复一日,你被“体制化”了吗

什么是体制化?

引用《肖申克的救赎》中的一句经典台词:

监狱的高墙很有趣。刚入狱的时候,你痛恨周围的高墙;慢慢地,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;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。这就叫体制化。

国企稳定的坏境,稳定的收入,稳定的工作,而这一切的稳定,犹如“温水煮青蛙”,在这里,你不需要对耗损负责,不需要对利润负责,甚至不需要对自己负责。但是,当你想逃离这安逸的舒适区,你却发现意志已被消磨,早已身陷囹吾,动弹不得。

 

离开不是混得不好,而是给自己一个交代

四年过去了,我从可有可无的小喽啰一直到核心部门。可是,那又怎么样呢?我不想在此费劲我最后一口气,不想等到毫无知觉,不想回忆只是上班下班。

终于,我决心要做那个拿起锤子敲开围墙的人!提交了离职申请,事出突然,身边同事都感到诧异万分,“你在这里混得不错啊,为什么要离职呢?”还有领导说“真的要离开吗,千万别后悔哦”!我想说,“不离开我才会后悔”。

 

四年时间已经足够长了,没有盼头,职业生涯视乎一眼看到底。我只想抓着青春的尾巴,做一件自己觉得了不起的事情,因为你知道吗?当你在夜深人静之时想一想,到老了却没有回忆,其实是很可怕的……